您當前的位置:首頁新聞網絡學院正文

融資降成本的政策為何效果不彰?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12-04 瀏覽次數:38
 

緩解企業融資難、融資貴是本屆政府近幾年著力去抓的一個重點。從2016年以來,從中央到地方出臺一系列降融資成本政策,推動融資成本下行。執行至今,成效如何呢?

近日,財政部下屬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發布了“降成本”報告,研究分析了12175家樣本企業近三年(2016-2018)融資成本變化情況,并對山西、廣東、貴州進行實地調研。總體來看,近些年實體經濟融資環境在改善,但融資成本下降趨勢不明顯。財科院的調查樣本達到萬余企業,足以反映真實的經濟情況,其結果具有可信度。從財科院的報告來看,致力于降低中小企業融資成本,緩解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一系列金融政策,實際效果并不理想,雖然總的融資成本有所下降,但并沒有帶來大幅度的緩解。那么,為何解決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如此之難呢?

從財科院報告看,推動企業融資成本下降的政策,首先受制于宏觀的去杠桿政策。數據顯示,2017年和2018年融資成本下降趨勢不明顯,短期融資成本下降,長期融資成本有所上升。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上半年,受到金融去杠桿和金融嚴監管、經濟下行影響,融資成本上升壓力大。不同地區實體企業融資成本有所不同。而2018年上半年是企業融資難反映最明顯的時期。換句話說,這一時期的貨幣政策實際上仍是中性偏緊的,加上金融去杠桿,由此帶來資金成本的上升。那么,在這種情況下,企業融資難、融資貴除了宏觀政策的放松,也無法可解。對此,2018年下半年以來,中央多次召開會議討論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此后一批降低融資成本新舉措相繼落地。如2018年下半年以來債券市場政策放松,利率一路下降,企業債券融資成本下降明顯。由此可見,企業融資成本得不到緩解,最主要的原因不是金融資源的傳導機制的問題,而是整體市場的流動性供需問題。

從2019年情況看,今年以來,各類推動降低企業融資成本的政策力度不斷加強。今年7月,中央政治局會議明確提出,引導金融機構增加對制造業、民營企業的中長期融資。國務院常務會議也要求推動實際利率有效下降,支持中小銀行發展,降低企業特別是小微、民營企業融資成本。銀保監會官員也曾表示,上半年,小微企業融資綜合成本下降超過1個百分點,階段性地完成目標;新發放的普惠性小微企業貸款利率6.82%,比2018年全年平均利率水平下降0.58個百分點。其中,5家國有大型銀行平均利率4.87%,比2018年下降0.66個百分點。而如果考慮到資金成本,同業拆借加權平均利率比年初下降了0.45個百分點。可見,市場利率下降,主要應歸功于流動性改善和資金成本降低,降低融資成本的努力效果有限。另外,從央行推動利率體制改革,確立LPR定價機制的情況來看,在資金成本沒有變化的情況下,LPR機制推動“柔性降息”也不明顯,也就是說通過降低銀行息差來疏通貨幣傳導機制的目標短期還難以實現。

從財科院報告來看,不同地區實體企業融資成本有所不同,銀行貸款利率東部最低,西部略高,中部最高。其解釋稱,這是由于東部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發達,債券市場發達,企業資質也更好,融資成本更低。西部主要以大型國有企業為主,資產規模大,在信貸市場更具有議價能力,在債券市場評級也較高,因此銀行貸款利率和債券發行利率都較低。在中部地區,民營制造業企業多,融資需求更大,各渠道融資成本也更高。不同所有制企業的融資成本也有較大差異。國有企業獲得的銀行長短期貸款、債券融資、民間借貸的融資成本都低于民營企業,而融資擔保費率高于民營企業。樣本國有企業銀行短期貸款利率在5.06%~5.17%之間,而民營企業則在6.05%~6.14%水平;2018年國有企業銀行長期貸款利率和債券發行利率分別為5.28%和5.66%,而民營企業則分別是6.31%和6.77%。報告還顯示,中型和小型企業的銀行貸款成本最高,大型和微型企業相對較低。大型企業在信貸市場更具有議價能力,能夠獲得更低利率。而微型企業是受到普惠金融政策照顧,能夠獲得較低利率的貸款。

上述區域差異、所有制差異、企業規模差異等,實際上是金融規律在起作用。換句話說,這些差異實際上反映了不同企業之間的信用風險各不相同,大型企業風險小、小型企業風險高,所以獲得銀行貸款的利率自然不同。國企和民企的情況也是如此。那么,考慮降低企業成本,金融政策上僅僅從金融的角度予以民企和中小企業傾斜,也就是遠遠不夠的,因為無法消除風險不同所需要的對價,那么降低企業成本也就無從談起。所以,推動企業降低融資成本,更主要的是為企業建立公平的市場營商環境,保障民企、國企在政策和市場上一視同仁,形成相似的風險預期。這樣才能改善民企的融資環境,真正為民企降低融資成本。而實際上,從各方面反映的情況看,金融機構往往并不是不想貸款,只是有些企業其實并達不到放貸的條件,銀行盲目放貸的代價就是不良資產上升和自身利益損失。這也導致市場出現信用分層的現象。

報告顯示,實體企業主要是靠銀行貸款融資,來自銀行貸款的金額約占76%,其他渠道為債券融資(約12%)和其他融資(信托、委托貸款、融資租賃等)。這一情況也是中國金融體制的現實問題。改善以間接融資為主的金融體制還需要進一步加大資本市場的建設,推動直接融資的發展,從而起到為企業降低融資成本的目的。同時,財科院建議,在繼續出臺實施降融資成本政策時,需進一步上升政策精準性。比如對不同區域來講,降融資成本政策的側重點應有所不同,對于中部民營制造業企業應著重解決融資渠道缺少問題,而對于東部企業應著重降低企業融資成本。這對于解決現實問題,也具有積極的意義。

最終分析結論(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從相關調查結果可以看出,要從根本上解決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長期而言,還需要金融供給側改革和金融體制改革的持續推動,以改善金融資源配置效率。真正解決問題的現實答案,其實還是宏觀貨幣政策的放松,才能緩解各個實體企業的“饑渴”,通過改善市場供需來從根本上解決融資問題。

“如果發現本網站發布的資訊影響到您的版權,可以聯系本站!同時歡迎來本站投稿!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
?
福建36选7晚上几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