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新聞熱點透視正文

央行實施定向降準 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10-18 瀏覽次數:54
 摘要:降準從源頭上是為了解決流動性的問題,不過全面降準和定向降準相結合既能從總量上保證流動性合理充裕,又能從結構上對地方經濟、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有所傾斜。

本報記者 劉詩萌報道

10月15日,央行組合降準中的定向降準第一次實施落地。9月份時,央行宣布,9月16日全面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不含財務公司、金融租賃公司和汽車金融公司)。此外,再額外對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定向下調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于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兩次實施到位,每次下調0.5個百分點。

對此,央行相關負責人此前在答記者問時指出,定向降準分兩次實施,更有利于穩妥有序釋放資金。此次降準并非大水漫灌,穩健貨幣政策取向沒有改變。

央行9月份表示,此次全面降準加定向降準將釋放長期資金約9000億元,其中9月16日全面降準釋放8000億元,10月15日和11月15日定向降準共釋放1000億元。

“降準從源頭上是為了解決流動性的問題,不過全面降準和定向降準相結合既能從總量上保證流動性合理充裕,又能從結構上對地方經濟、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有所傾斜。”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經濟政策委員會副主任徐洪才在接受《中國產經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

定向降準第一次實施落地

人民銀行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全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達到35.6萬億元,其中普惠性小微企業的貸款余額10.7萬億元,增速達14.27%。上半年,新發放普惠性小微企業貸款利率為6.82%,比2018年全年平均利率水平下降0.58個百分點。從這些已公布的數據可以看出,上半年人民銀行一系列貨幣政策操作已見實效,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得到了一定程度緩解。

然而,從當前經濟運行的整體情況看,國際環境不穩定不確定因素明顯增多,國內經濟結構性矛盾依然存在,貿易環境嚴峻,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實現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六穩”,宏觀政策必須有所作為。在此背景下,人民銀行采取下調存款準備金率等宏觀調控措施,有利于進一步加大對民營和小微企業、制造業的信貸支持力度,引導貸款利率下行,穩定經濟增長預期。

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在接受《中國產經新聞》記者采訪時指出,組合降準釋放的是寬松的貨幣政策信號。“我們沒有跟隨美國降息而是采用了中國特色的降準就是因為降準使用起來更得心應手,而且效果也要好于降息。目前我國利率市場化的定價機制還不夠完善,利用利率手段來調控很難達到預期效果。因為貸款利率越低,銀行放貸的積極性越弱,所以降息的作用并不理想。”

“從我國降準的頻次和力度來看,這次降準的動作比較大。這意味著一方面我國在通過降準來對沖周邊國家降息的政策影響,另一方面,我國目前經濟下行壓力依然很大,無論是中美貿易摩擦還是自身經濟的轉型升級都在經歷陣痛,這需要央行在這個節點給予更多流動性的支持,使全面降準和定向降準能夠更好地刺激經濟增長、穩定就業,對沖經濟繼續下滑的風險。”董登新表示。

除了全面降準外,人民銀行還將額外對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分兩次定向下調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10月15日,央行組合降準中的第一次定向降準已經實施落地。

上市銀行公布的半年報顯示,民營和小微企業占主體的制造業、批發零售業仍是不良貸款高發的行業。不良貸款居高不下,抑制了金融機構對這些行業的信貸投放,銀行在風險控制和業績考核的壓力下,首先會考慮把這些資金配置到低風險行業,從而導致貨幣政策傳導不暢。市場流動性充裕,但無法很好地通過金融機構有效傳導至實體經濟,想要打破這一僵局,就需要提升金融機構對民營和小微企業信貸投放的意愿與能力。

事實上,這是今年以來第二次針對特定機構的降準。今年5月15日,為促進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央行對僅在本縣級行政區域內經營,或在其他縣級行政區域設有分支機構但資產規模小于100億元的農村商業銀行,執行與農村信用社相同檔次的存款準備金率,該檔次目前為8%。約有1000家縣域農商行可以享受該項優惠政策,釋放長期資金約2800億元,全部用于發放民營和小微企業貸款。

董登新指出,城商行的放貸對象主要是中小企業、小微企業和一部分城鎮創業者。“雖然降準意味著銀行放貸能力的增強,但是城商行是否有放貸的意愿很關鍵。由于城商行大多需要在風險溢價定價機制下尋找優質客戶,而且存在信息不對稱的問題,所以放貸難度很大。雖然定向降準使城商行可貸資金規模更加充盈,但能否用在刀刃上還不好說。”

保證流動性合理充裕

公開市場操作方面,10月14日,央行發布公告稱,目前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處于合理充裕水平,當日不開展逆回購。因當日沒有逆回購及MLF到期,因此公開市場實現零投放、零回籠。

“十一”假期后,央行連續暫停公開市場操作,資金面整體平穩,由于9月末有財政投放資金,流動性較充裕。

多家機構表示,由于10月是繳稅大月,流動性壓力集中于短期,另外還應關注公開市場操作到期的資金缺口。中泰證券齊晟團隊指出,考慮節后現金回流、定向降準釋放資金、法定存款準備金季節性變化釋放資金等因素后,合計資金缺口在6500億元左右。

從本月整體資金面來看,海通證券研報中預計10月份資金面前松后緊。10月中旬及下旬,公開市場既無逆回購到期,又無MLF到期;10月15日定向降準實施釋放資金500億元左右;繳稅期在10月24日左右,繳稅資金缺口在7000億元至8000億元左右。預計央行將通過逆回購、MLF、TMLF等操作穩定資金面。

亦有分析稱,央行可能會配合地方政府債券增發而投放流動性。光大證券張旭團隊預計,四季度新增專項債發行量或為3000億至5000億元。該團隊認為,央行會堅持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并適時預調微調,及時運用公開市場操作(OMO)逆回購、中期借貸便利(MLF)、定向中期借貸便利(TMLF)、降準等方式向市場提供流動性,從而緩解專項債預期外發行所造成的沖擊。

“今后還可以通過進一步降準來對沖到期MLF以保證流動性的合理充裕。讓央行的資產負債做出相應調整,從源頭上降低企業的融資成本,用降準來置換替代MLF實際上是一個更優選擇。”徐洪才表示。

對于未來貨幣政策,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三季度例會提出,要創新和完善宏觀調控,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加強宏觀政策協調,形成合力。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把好貨幣供給總閘門,不搞“大水漫灌”。從央行近期公開市場操作來看,也有所體現。

對此,董登新表示,全面降準和定向降準主要是為了放松銀行的可貸資金,不過銀行機動資金的增加能否變為有效的放貸還需進一步觀察。由于目前銀行表外業務的嚴管,手中可貸資金的提升應該會推動銀行去主動尋找客戶,相信效果會逐漸體現出來。

(本文圖片來自互聯網,若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系本公眾號編輯。)

“如果發現本網站發布的資訊影響到您的版權,可以聯系本站!同時歡迎來本站投稿!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
?
福建36选7晚上几点开奖